。。。

Oops Stranger

飼い猫サルヒコの生活と意見(翻译2/2)

moo:

 


#无授权自汉化 翻译有误请指出~ 谢谢! 


#这是米山小姐给遥马桑的猫本1阅后感文。saruhiko视角。


 原文请走: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944793 喜欢请打分~


#翻译1/2请走:http://eiigyomoo.lofter.com/post/1f7509_25a127d


 


 


飼い猫サルヒコの生活と意見


           ——米山


 


Chapter 6


打了疫苗之后,我与往常一般,而misaki身上出现了副作用。


 


那只小贪吃鬼连早餐也没吃,耷拉着小脑袋趴在靠垫上一动不动。美咲「喂、你怎么了呀,喂…」地手足无措,往打工的店里打电话请假后,他将misaki放在箱子里蹬上滑板准备带它去动物医院。我轻身跃上滑板的后尾也跟着去。猿比古真是个冷淡的家伙「是你负责照顾它们的吧」地说,大清早就换上奇怪的蓝衣服出门了。


昨天替我们打疫苗的医生「这种情况很常见,不用担心」地笑着安抚美咲和我。说毕又给misaki扎了一针。昨天还那样活蹦乱跳的misaki,如今却无精打采,只能可怜巴巴地发出「咪…」的微弱叫声。可医生却自信十足地拍胸口「晚上就会恢复精神哟」


回家后美咲抱起misaki放在靠垫上,「好些了吗…?」地一边放轻动作在旁坐下。他想要摸摸misaki,却还是犹豫着把手折回。也许是担心会打扰它休息吧。misaki却哼呜着小鼻子,嗅了嗅美咲的指尖后,仿佛在道谢一样乖巧地舔舐着他的手。美咲「你这家伙,不舒服就别逞强啦」地苦笑着,温柔地伸手揉揉它的眉心。意识到已经是晌午,美咲起身为我们准备午餐。美咲挑选的猫罐头,象是以前我们在老夫妇家吃的那种..有一股令人怀念的味道。


 


整个下午misaki都老老实实地趴着。如果对象换做是我不过是日常风景,平时的misaki可是各种调皮乱蹿。对比如此鲜明,果然身体很不舒服呢。我紧紧偎依着misaki蜷缩成一团的背部,加油快点好起来呀地舔舔它的脑袋。misaki无力地呜咽了几声,甩了甩尾巴。


 


午后四点过去了,misaki还是一动不动,坐立不安的美咲往医院打了电话。但也只是被告知请再观察一会儿。美咲有点沮丧,只好回到沙发上坐着,索性把头也垂下一躺。身旁misaki像费劲地忍耐着什么,耳朵微微地发颤。美咲握住misaki的前掌,担心不已地照看着它,可终究抵挡不住心焦力疲,不知不觉间,他也睡着了。


美咲在恐惧着什么。我感觉得到。在害怕什么重要的东西会消失。一定是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吧。我舔了舔misaki的脸,转身向前迈几步,也安抚地舔舔美咲的脸。美咲微微睁开眼睛,眸子映照出我的身影。「saru…」他呢喃着笑了。果然比起我,更能让你安心的还是那个叫猿比古的人类吧。那家伙真是太过分了。应该在美咲感到无助时陪在他身边呀。


 


暮日西下,那个冷淡的家伙终于回来了。


 咔锵一声门开了。misaki眨巴眨巴眼睛睡醒了,「喵~呜」地叫唤着欢迎回来。猿比古进了客厅,看见倒在沙发上熟睡的美咲,还有旁边站直的misaki后嘴角微扬,放轻步伐走近他们。用他大大的手抚揉着misaki的小脑袋,像在跟它说,精神起来了真好呢。misaki回应着舔了舔他的手心。而我在旁边无趣地盯着这一幕。


猿比古无视了我冰冷的视线,径直走入隔壁房间拿了件草绿色夹克,将它裹在美咲身上。他俯下身,亲吻着我曾舔舐过的那一处——熟睡的脸颊。今天辛苦了。修长的手指轻声叹道,爱抚着美咲的头发,指尖软软划过他的发鬓。而此刻猿比古的脸上,几乎是我未曾见过的,满泻的温柔与宠溺。我不由得有些讶异。现在的猿比古像极了猫。没有过多的言语,却巧妙地透过触摸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只可惜对方依旧沉浸在睡梦中,无法知晓这一切。


   「喵喵!(饭饭!)」不懂事的misaki凑了上来,围着猿比古的手团团转。猿比古苦笑着「真拿你没办法啊...」地向厨房走去。小家伙今天什么都没吃,寸步不离地紧跟着猿比古。我也跟了上去。虽然这顿是猿比古喂的有点不爽,嘛不过这家伙心地好像不太坏,现在肚子也饿了,今天就姑且容忍一下。


 


Chapter 7


  对于新的家和主人,misaki喜欢得不行,我则表示一般。


 猿比古能随心所欲抚摸misaki这一点让我不快,每当此时我就跑美咲那儿撒娇。猿比古总像小孩子般醋意大发。这招屡试不爽,我十分满意。


刚开始的确是美咲一个人照顾我们,可不久之后猿比古也「把地上的猫毛清理干净啊」边抱怨边用粘毛滚筒擦擦地板,有时候「只给misaki洗澡的话没问题」地主动帮忙。往他亲自选购的猫咪洗澡盆里,倒入高级猫科沐浴露——啊这也是他自己买的,再放入温水冲洗起泡。


misaki跟美咲和猿比古都很亲。我嘛,一时兴起也会向美咲撒娇。和猿比古则是竞争者间的微妙状态。虽然misaki理所当然是我的,但如果比起猿比古,美咲更愿意陪我玩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曾这样想过,不过应该没可能吧。他们俩果然是伴侣呢。


 


 


某夜。


午后一直酣睡的我,被小淘气鬼misaki用尾巴啪塔,啪塔地拍醒了。


 


「起来玩!」


「……不玩。快睡啦。」


 这么晚了还不睡会给美咲和猿比古添麻烦喔。说出misaki最喜欢的两个人的名字,这样子它就会乖乖罢休了吧。


 


「美咲和猿比古都醒着哟」


「?」


「和他们一起玩吧!」


misaki从被窝一跃而出。我在后头睡眼朦胧地追赶着它的茶色尾巴。


 家里走廊的最深处,穿过客厅后的对面,就是美咲和猿比古的睡房。平日会好好关上的房门,今晚却不合常理地虚掩着。客厅的台灯虽然泛着亮光,睡房却是一片漆黑。他们绝对已经睡了。我终于赶上了misaki「等等」地轻轻叼住它的后颈。


 


「妈妈不是说过了嘛,不能吵醒睡着的主人呀」


「醒了的话就行了吧?」


「……他们已经睡了啊」


「但是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呢」


 misaki的听觉很灵敏。而现在,它竖起自己引以为豪的耳朵自信地说。那也是,人类在睡觉时也会翻翻身的。我没办法了「我先过去看,如果他们睡着了我们就回去喔」地哄misaki在客厅听话等着。随后放轻足音向前,先是鼻尖试探性地钻入门隙,再抬头窥视其中。


 


猫在夜晚也能看得见。偌大睡房的中央,是宽大蓬松的枕头和绵软的毯子。美咲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往常被白色睡衣覆盖的胸前,如今却一丝不挂。明明炎热的夏日还未到来。衣袖半褪至手腕,细瘦柔韧的肩骨尽收眼底。猿比古在哪儿呢。一直以来他都紧挨着美咲睡的呀。正当我感到奇怪时,美咲腰间以下的毯子剧烈地颤动起来。


11cm穿梭机


浑身一个激灵,我落荒而逃。客厅等着的misaki奔了过来「他们醒着吧?一定醒着吧?」地追问着凑近,和美咲一样的金色瞳孔亮闪闪。我「睡着了。吵醒他们的话,会被猿比古讨厌喔」地答道,小家伙还在留恋,不时回头看。我一路拽着它回到我们的睡窝。


贴紧蜷成一团呼呼入睡的misaki,我闭上眼睛,回想起刚才两人的事。原来稚气未脱的美咲也会露出那种表情,连往日冷淡的猿比古也。还有同性间也能结为伴侣的新事实。新的大门在我的恋情前敞开。只可惜,猫类在受到异性荷尔蒙刺激的情况下才能发情。嘛发情啥的没所谓啦。misaki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Chapter 8


一起生活了几个月。


我开始对猿比古抱有几分微妙的亲近感。


话虽如此啦,态度还是老样子。譬如只在猿比古喊我们吃饭时搭理他,洗澡只许美咲碰我等。但随着时光流逝,我也能察觉到他不喜欢我们。猿比古究竟对美咲有多执着,渴望能单独霸占美咲的想法。甚至——祈愿着,世间除了他俩以外的生物,全部消失掉就好了。


   


  那是初冬一个格外温暖的日子。


 为了给室内换空气,美咲把窗打开了。在客厅逗我们玩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啊啊,你们的罐头差不多吃光了呢」地站起身。


「猿比古!」


 玄关旁边是猿比古的房间。美咲敲了敲门,「我出去买点东西,猫罐头也没剩多少了」房内传出猿比古「喔—」的答声。「你有什么要买的吗」「不,没有」短暂的会话结束后,美咲锁好门出去了。美咲离开了不久,房门被推开,猿比古向客厅走去。貌似今天是休息日。他身着宽松的家居服,正往杯子倒咖啡。


屋子弥漫着咖啡的浓香。单手握着马克杯,站在地板上的猿比古望着相互嬉闹的我们。随后他注意到窗户并没关好,踏出一步正欲关上,却又顿住了。然后再看了看我们。他没有走近,仅是站在不远处。褪去所有感情,只剩下“我就救救你们吧”能面一般,猿比古的脸。对猿比古而言的最优先选项。First priority,那可是。


 


最终猿比古没把窗关上,回到房间没再看我们一眼。


我目送他消失在走廊尽头。咔锵、响起了门关上的声音。


 


我很明白。被年轻夫妇,那个男人遗弃的夜晚,我也非常幸福。这个世界上只剩下misaki和我了。猿比古肯定也感受过这种氛围。从此以后,便难以容忍美咲对自己之外的事物入迷了吧。尽管是猫也。


他想让我们自己决定。要离开这里吗,还是不走呢。我们选哪个猿比古会开心呢。而选择哪个我会快乐呢。


 


很快地我站起身,向窗边走去。misaki扬起尾巴轻身跃起,哒哒哒好奇地跟了过来。我将鼻尖钻入纱窗的缝隙,纱窗很轻易地被打开了。回头望望客厅地板上那根彩色逗猫棒,我走向阳台。一跃飞上栏杆后,再往身旁的树梢跳去。


「喵—呜!(等等我!)」


一边笨拙地攀爬栏杆,misaki一边喊道。我站在树梢上回应了它。沿着茁壮的树干一路爬下。我们久违地在土地上尽情嬉戏,与鼠类追逐玩闹。


 


夜色开始朦脓,正感到几分凉意时。玩了一天非常满足的misaki说道。


「走,我们回家吧」


 回去好吗?我们可是被委婉地赶出来了喔。我默然。misaki不解,歪着脑袋「不回去吗?」地窥伺我的表情,舔舔我的脸。接着伸直腰,侧耳倾听。然后像真的听见了什么一样说道。


「美咲在哭呢。‘你们快点回家呀’地」


 虽然应该没有哭啦。我有点结巴「…猿比古呢?」地问道。misaki再一次闭上眼睛认真聆听「猿比古也没什么精神呢。因为把美咲弄哭了。‘你们快点回来呀’唔…不对应该是‘啧,让你们回来也不是不可以’他这样想」地答道。「真的吗?」我舔舐着misaki引以为豪的耳朵。小家伙「真哒!」地鼓起胸膛说。我不作声,默默地轻咬misaki柔软的胸毛。似乎是觉得痒,misaki笑了起来。


 


「因为猿比古不想我们回去你才不愿意回去吗?还是说,是你自己不想回去呀?」


和往常的样子迥然不同。misaki的眸子闪过一道光,像非常聪慧的猫一样——就像金字塔上的猫神大人一样神圣耀眼。我没有猿比古那么优柔寡断,也不像他那样别扭任性。只不过,现在忽然有点想问一问。


「…假如是我不想回去的话,misaki会怎么样?」


    话音刚落misaki便灿烂地笑了,毫不犹豫「那我也不回去!」地答道。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轻柔地舔舔misaki的嘴角,我「回家吧」地说。我已经明白,在misaki心里我比谁都重要。而这份心情接下来也不会改变。所以即使misaki喜欢别的事物,我都由着它一直喜欢不去干预。修行还远远不到家的人类的猿比古哟,快点达到我这种境界吧。


    「回去吧。咱们的家」


那个能让misaki安心地睡着,肚子吃饱饱的,暖和的家。我有想告诉美咲的事。较之于生离死别的伤悲,凡世间蓦然相遇的喜悦更多。还要教予猿比古,要有爱惜万物的胸怀。


    


misaki「喵—!」地叫着飞奔起来。像疾风一样拂过夜间被露水沾湿的草地。我们从茂密的杜鹃丛钻出,穿过胡枝子编织的隧道,爬上我们家门前那棵大树。然后毫不介意地用沾满泥水的脚踏入仿佛在等候我们归来,一直开着的窗户。回到了猫咪玩具散落一地的客厅。「—!」我们一同深呼吸了一下。啊,属于我们家的最好闻的气味。misaki和我相视一笑。啪踏啪踏地经过走廊,推开似乎在哪天看到过的,虚掩的房门。而此刻我们的主人,正像我们一样蜷起身子相拥而眠。轻身跃上床,我们挤入两人之间,蜷成了一团。


    两人的被褥十分柔软,虽然是有点想一直在这里睡下去,但肯定会被真的赶出去吧。我用前足抱紧开始有点困的misaki,视线稍稍上扬。瞥了瞥四处寻找我们、脸带疲色的美咲,还有一如既往,猿比古的冷淡面容后。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阖上眼睛。


 


 


 


fin.

评论
热度(76)
  1. 南柯一梦omimi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