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ps Stranger

[猿美]向阳之章

低温暗室:

道歉系列五


————————————————————————

 

——抬头看看这些星星;它们的光芒走过千万年的岁月才到达你的眼睛里。想象一下这些光线在宇宙中孤独的旅程,寂寞的、执着的旅程。

 

——我应该流泪吗?在它们终于扑进我的视网膜的时候?

 

——近一点来说,你现在看见的太阳,其实是八分钟之前的太阳。

 

——阳光跑得真是太慢了。

 

——它们已经是以宇宙中最快的速度赶来了,理论上来说。

 

————————————————————————

 

他把轮子坏掉的滑板举在头上,一路踩着水花跑进了公交车站。

 

小小的玻璃亭间里已经有一个人,望着外面压低到几乎触手可及的乌云出神。在他以一副湿透的模样进入亭间,并甩了甩短短的头发、把水珠洒得到处都是时,对方也没有回过头来。

 

由于担心会把干燥的座椅弄湿,他并没有坐到男人旁边,而是支起滑板,靠在玻璃隔板上。水滴被从他的衣服中挤压出来,顺着玻璃流到地面。

 

本就潮湿的空气变得湿气更重;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皱了一下眉毛。闷热黏腻的感觉堵住每一个毛孔,连思维也凝滞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骤然而至的暴雨的缘故,公交车迟迟未至。座椅上的男人显然并不具有耐心这样的良好品德,有节奏地咂着嘴来发泄心中的不畅快;这样他也觉得更加闷热起来。

 

————————————————————————

 

——如果太阳爆炸的话,八分钟之后你才能意识到这个事实。你看着它碎裂膨胀的场景,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它在八分钟以前,已经死亡了。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不需要过多久,你也就会被它吞噬了。在它的高温包裹住你之时,请不要闭眼。

 

————————————————————————

 

他决定搭话,来消磨不知道还有多久的时光。

 

“你也是坐公交?”他尽量用最随意的语气问道。

 

“不然呢?”理所当然地,得到了男人冷淡而不耐烦的回答。当然,这样的问题居然没有被无视,已经可以说是比想象中要好的开端了。

 

他挠了挠脑袋,被雨淋湿后贴在头皮上的橘色发丝竖了起来,乱糟糟的。

 

“没什么……主要是这个点……人很少的样子。”他觉得越说越没底气,于是清了清嗓子,决定为自己找回一点威严。

 

“大多数人都在上班或者上学吧。”令人惊讶地,男人又一次接上了他毫无意义的搭话。声音冷淡,但是确实是在认真地回答。

 

“你……不上学?”他从男人的外表揣测对方的身份;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困难的活计。男人的气质总体上给他一种老成的感觉,但是偶尔一闪而过的神情却看起来如同少年——对方在想什么呢?他不禁好奇起来。

 

“我工作了。”男人回答道。“今天休假。你呢?”

 

他对于难得的反问处于一时的惊讶中,半天才想起来回答:“啊,哦……我刚结束打工,正打算回家。”

 

这个话题又到此为止了。两个人各自望着玻璃隔板外的雨幕。

 

车还是没有来。

 

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他并不急着回家——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在等。老旧的小公寓也不允许养宠物;这倒不是什么损失,他本来要付房租和生活费,手头就已经很吃紧了。

 

倒是门口种了三两株花儿需要偶尔照看一下,虽然看着今天这天气,浇水时不必了。

 

那么他并不介意在这里打发一点时间。

 

他有点想问对方在这个时间是想要去哪里——难得的休假却碰上这样的天气,想必要去的是一个重要的地方。而他又觉得这个问题太私人,似乎不适合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性。

 

这一定听起来像搭讪,如果问出口的话。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竟然没有注意到男人代表不耐烦的啧啧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而他再次抬起头时,对上的是男人饶有兴致打量他的目光。

 

是一双挺好看的蓝灰色眼睛。这个念头从他脑子里蹦出来,令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

 

“你看着像是我一个老同学。”男人说。

 

这倒是标准的搭讪起始句。

 

“真巧啊,你也是。”他又挠了挠湿漉漉的脑袋,弄掉几滴坠在发稍的水珠。这回答一定蠢透了,他懊恼地想。

 

“不过大概时间隔得太久,我也记不清楚了。你只是给我这样的感觉而已,无论是在身高上,身高上,还是身高上。”像是觉得他在敷衍,男人认真地解释道。“当然也有可能你是大众脸。”

 

再大众也没有你那黑色眼镜框大众;简直是居家旅行装文艺小清新必备良品。

 

男人明显感到了从他这边飘过去的谴责和愤怒,嘴角一勾笑了起来。这是自从他来到这个车站后第一次见到男人显露出代表开心的表情,以至于他忘记了自己在生气的事实。

 

“还真是,一逗就炸毛啊,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对方的语气透露出内心的愉悦之情。“你这样诚实的反应让我很想多欺负你。”

 

你这样诚实的话语让我很想揍你,他腹诽着。

 

车怎么还没来。他倒是急躁起来。拜托车赶紧来,他好赶紧离开这个开始散发不妙气场的男人,赶紧回家,赶紧做好两人份的饭,赶紧吃完,赶紧拿着一人份的剩饭在扔垃圾的时候喂流浪猫。

 

“真是太令人不爽了,这种大雨天。”他咕哝道。

 

男人听见了他小声的抱怨;他并没有嘲笑,而是一反常态地表达了赞同。

 

“是啊。”

 

他的视线又投向天空,像是要把云层看出一个洞一样。

 

在期待什么啊?那样的眼神。他好奇起来,更加仔细地观察起对方。

 

“你需要多照照太阳。肤色白得不健康。”他没头没脑地建议道。

 

“如果我能光合作用就好了,就不需要忍受那种蓝暗料理。”对方耸了耸肩膀。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

 

车还是没来。

 

————————————————————————

 

——如果你有特异功能,能够同一时刻感知到太阳的爆炸,在那八分钟里你会做什么?祈祷,哭泣,还是张开双臂?

 

————————————————————————

 

即使回去后没什么事情做,在车站被困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他也有些烦躁了。身上的水份逐渐散失在温热的空气中,半干的头发完全乱成一窝。

 

男人倒是很安定,靠在椅背上盯着乌云。

 

“为什么车还不来?这雨看起来像是要下到晚上了。”他靠在玻璃上,闷闷地说。

 

“车不会来了。”男人轻描淡写地说着让他睁大双眼的事实。“雨水冲断了道路,车被困住了。”

 

“你怎么知道?”他提高了声音。“不,不对!你怎么不早说!”

 

“我算是在为政府机关工作,多多少少也会听到点新闻。”男人毫无愧意地说,带着戏谑的眼神。“你之前又没有问。”

 

他忍住上前揪住对方领子的冲动;外面的情况很糟糕——已经不能称之为雨,简直是规模宏大的瀑布,疯狂地洗刷这个城市。

 

现在跑回家需要多久?赶得及做晚饭吗?不知道那几只流浪猫会如何解决今日的晚餐,也不知道门口的几株花儿能不能挺过这样的冲击。

 

“你说,在这样没有日光的时候,向日葵会朝向哪里呢?”他像是在问男人,更像是自言自语。

 

“随便吧。”男人说。“哪里都一样。”

 

男人的神情冷漠,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你不着急吗?”他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到底要去哪?”

 

“随便吧。”对方做了相同的回答。“哪里都一样。”

 

————————————————————————

 

——我会抱紧它。

 

——你跑得倒挺快啊。

 

————————————————————————

 

他干脆坐在男人身边。

 

两个人裸露的胳膊碰在一起;暖意在方寸之间交流而过。

 

男人没有躲开,似乎并不介意。

 

在并不会迎来列车的车站,两个人与整个世界被雨幕隔开。

 

他的头发几乎快要干了;原先被水洇湿而显得深沉的发色明亮起来。

 

男人的眼角瞥到,迟钝地意识到这是在视线中跳跃的唯一的暖色。那颗橘黄色的脑袋还随着主人无聊的晃动摆来摆去,于是他的眼球也跟着转来转去。

 

“啊!”他忽然站了起来,滑板掉在地上。“车来了!”

 

车前灯奋力穿过沉重的雨幕,模糊的昏黄抵达的所在处。

 

“来的不是我想要坐的车。”男人看都没看,眼睛垂了下来。“其实我也只是坐在这里而已,并没有想要搭上哪班车。”

 

“那么这样,反正你也没事,要不要来我家吃晚饭?”

 

他于错愕的男人视线相交,眯起眼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习惯做两个人的饭。”

 

“你好,我叫八田美咲。”

 

“……伏见猿比古,这是我的名字。”

 

他向他伸出手;他握住了。

 

————————————————————————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着一种奇妙的东西;我们知道它可以将光线需要跑八分钟的路程缩短到两只手之间的距离。

 

————————————————————————


评论
热度(47)
  1. 。。。低温暗室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