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ps Stranger

[K/伏八]时光深巷与他

回收煤气灶油烟机:

※大概算软科幻
※谨以此文致敬《狄拉克海上的涟漪》






“猴子也会从天上掉下来?”


“是猴子也会从树上掉下来(猿も木から落ち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伏见猿比古的裤子摔脏了,但他也不管,站起身一把抓住八田美咲,扯了就跑。间隔那么多天,他终于又能切实抓住他了,这一次他不会放手。


“猴子你干嘛?”八田想捡起滑板,却被伏见越拉越远。


“说了你也不懂,赶紧跟我走,否则你将在今晚失踪。”


听完这句话八田有些担心伏见的智商,青组给他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红豆泥中毒?“你难道是说你会预言吗?初中毕业后我就不相信那个了。”


“不是的。”伏见停住了,他转过身,直勾勾盯着八田美咲,当八田以为伏见快要像传说中那样化成石像的时候,他露出了八田熟悉的表情。嘴角夸张地上扬,把一张英俊的脸扭曲成狰狞模样,但眼角却和眼神一起低垂着,仿佛挂了滴不堪承受的泪。


他说,“我知道,因为我来自未来。”


 ——————————————————————————————


 


那是寒冬里的某个深夜,和八田预想的一样。


杂居大楼的阁楼里,蜷缩在上铺的少年被一个重物拦腰砸中。他眼睛也没睁,伸手向下够,摸到某个仍在扑腾的物体,长臂一捞,揽住那个物体带到怀里,蹭了蹭才开口:“不加班了?”


“当然要加,我还想买烤箱呢!”八田美咲从蓬软的被子里钻出一个头来,正好卡在伏见的肩窝。


可惜,直到这间阁楼被清空,两把钥匙都重新还回房东手里,烤箱都没能买回来。


伏见还是没睁眼,搂八田的手又收了收,声音里有刚被吵醒的迷糊:“所以我还在做梦?面前这个是美梦成真?反正不是真的,过分一点也没关系吧。”说着被子一阵鼓动,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闹腾个鬼啦!我有事问你,别动了!”这样的伏见八田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了,如今看来,少年伏见有时候很挺喜欢撒娇,“假如,我只是假设你不要多想,假如有一天你要跟我分道扬镳,你觉得那会是因为什么?”


伏见躺在床外侧,路灯和霓虹的光被窗帘蒙上一层暗影照进来,和被子一起铺展在伏见的脊背上,他的表情藏在阴影里晦暗不清。他抬手抱住八田的后脑勺,“加班把脑子加坏了?你邀请我一起把世界翻个底朝天,我应了你的约,现在基地刚建好你就要散伙?别想!话说回来美咲,你剪头发了?”


“没有没有!是回来的时候风太大吹的。”八田左躲右闪想甩掉伏见的手,却发现被窝太小找不到藏身之处,只好一头扎进伏见怀里,“别管这个快回答我的问题。”


“一定是美咲先离开我了。”


“诶?我没有!我怎么会——你别扯我的手,那上面有——”


“有什么?”


“没什么!”八田从床上弹起来,“我下去睡觉了,晚安。”


他背在身后的手腕上,一圈线圈闪着星辰一般微弱的光。


 ——————————————————————————————


 


十束多多良推开homra酒吧的大门,“哟,出云,八田呢?”


“刚才匆匆忙忙出门了。”


“唉,可惜,还想拉他一起去围观镰本被一家牛郎店拖着不肯放,硬是要雇他做牛郎呢。”


“小八田走的时候带走了你的DV,说是要借一天,这孩子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嗯,随便拿。哎呀八田也到了这种年龄啦,别乱担心,年轻人嘛。”


 


“现在你相信了?你自己带来的东西拍摄到了你自己的影像,而现在你已经不在那里了。怎么样,做吗?”


“……做。”


“承蒙惠顾,8万日元。”


 ——————————————————————————————


 


时间机器实验报告


 


实验次数:291次


实验对象:DR-7


实验结果:失踪


 


经过多次重复的时间跃迁实验,我们证明了自己的观点,即:


1.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只能回到过去。


2.时间不是流量,而是存量。


形象地说,普世观点以为时间是一条长河,我们都是顺流游鱼,而其实,时间以个体为基点,每个人拥有的时间是一定的,像一小块乐高积木,所有人的时间搭在一起才能塑造永恒。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进行时间跃迁的物体带着能量回到过去,为过去增加了时间存量,与之相应它未来的时间将会减少。这种减少是随机的,我们不知道具体发生在何年何月。于是,多次实验之后,DR-7所拥有的现在的时间被抵消,DR-7失踪。


 ——————————————————————————————


 


突然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伏见的影子也遮住了八田。


就在伏见以为八田会暴跳如雷,挥舞着手大吼你当我笨蛋吗的时候,八田猛地张大嘴,好像领悟了一道百思不得其解的数学题,“这么说我没有记错,一直都是你,来自未来的你,你来找过我,许多次。”


这次轮到伏见张大嘴了,他确实已经无数次回到过去,他自己就是科研人员,对实验品做一点小手脚很容易。让伏见惊讶的是八田的立刻接受和快速反应,他几乎是毫不迟疑地相信了自己,是该说他大脑简单呢,还是说自己在他心里处于无条件信任那一栏?又或者,他很早就已经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应该啊,每次去见过去的八田伏见都很注意细节,比如要是见初中的美咲,他一定挑少年猿比古在家里被父亲纠缠的时候,而且记得把头上的发胶冲干净。


“是的,我来见过你,很多次。”伏见顿了顿,“从我们相遇那天起,12岁的你,15岁的你……我一个一个找过去,只为求一个真相。”


“和你同一个时间线的我到底做了什么?真的把世界翻了个底朝天?”八田咽了口唾沫,有点紧张。


“我说过的,你失踪了,我来找你失踪的原因。”


“对,你说了,你说今晚。”八田抿着嘴,抬头看伏见的样子好像一朵向日葵,“有点激动啊,怎么办猿比古,你说我失踪后会去哪里?”


伏见抬手遮住他那双熠熠发光的眼睛,“我怎么知道,你这种笨蛋说不定只是迷路了,自己瞎走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说完这句话八田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口,以另一个话题,“猴子,其实在我们中间,你不是唯一的一个时间穿越者。”


伏见放下遮住八田眼睛的手,攥紧掌心,像是空无一物的手中握住了什么线索。


“我记得你,从12岁开始,就时不时有另一个伏见猿比古接近我,他虽然跟我熟识的那一个一模一样,但总让我感到违和。直到后来,你背叛之后我们见的第一面,我才惊觉原来那么多年里像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又消失的是这个青组的你。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你给了我启发,我想回到过去,弄清楚你弃我们而去的原因,如果可以,我还想留下你。所以我找到了一家地下研究机构,只要付钱,他们就能帮我穿越时空。我尝试了许多次,可还是没能改变你终会离开的事实。与你相比我这几年的变化不大,连身高都没怎么变,察觉不出也不奇怪。”


“你怎么敢……”伏见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发抖,“你怎么敢轻易尝试那么危险的事情!你知道多次时间跃迁的后果是什么吗,是像青组研究室里那些实验品一样消失!过去,现在,未来,哪里都没有你的痕迹,你将不复存在!你将归于虚无!”


八田抬着手,似乎想拍拍伏见的肩以示安慰,但又有些踟蹰,“猴子你应该高兴才对,你找到我失踪的原因了。”


“我不接受。”深吸一口气,伏见放慢语调,“为了这个原因我无数次穿越时空,而你现在告诉我,害你消失的就是我自己,多荒唐!我不会同意的美咲,我不同意你再次离我而去。”


“我什么时候离你而去过了?”


伏见没有搭理八田的问题,他皱眉扭头,眼神飘向旁边的街景,却什么也没能看入心里,“呵,莫比乌斯环……”


夕照洒在他脸上,他的目光闪烁,像终端屏幕上不断跳跃变化的二进制数字。突然,仿佛电脑终于解出答案一般,伏见转头盯住八田的脸,“莫比乌斯环……不按设定好的路线行走就行了,不要前进,往两边走,就能跳出这个环。”


八田眨眨眼,“你、你说什么?”


“你不用明白。”伏见双手搭在八田肩上,弯下腰凑近,“美咲,你愿意把你剩下的所有时间交给我吗?”


“怎么跟求婚似的……”


“差不多,因为我们待会要做的事会改变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按照正常时间线前进,你的时间就到今晚为止。为了阻止这件事发生,我们可以继续时间跃迁,回溯到更早的时间点,你依然存在的时刻。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你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我们只能继续回归过往,在时光罅隙里寻找一线生机。整个世界都在向前迈进,只有我们逆流而上,一步步踏入昏黄的旧时光。你愿意吗,美咲,跟我一起在光阴里流浪。”


八田塌下肩膀,仿佛卸下全身的力气,他抬眼望了一眼血红的残阳,碰到伏见的时候还是午后,转眼就夕阳西下,时间啊,都被拂过发梢的风盗走了。


“走吧,从我的最后一天出发,向我的第一天前进。”他说。


伏见笑了,拆下手腕上的线圈绕一半到八田手上,接着从口袋里掏出控制器,和八田对视一眼,按下按钮。


 ——————————————————————————————


 


“室长,新的实验报告。”


“嗯,说。”


“在第479次实验中,伏见君以自己为实验品,失踪。”


“明白了,调入S级机密档案,封存入库,室长以下级别不得查看。”


“是。” 




Fin

评论
热度(80)
  1. 。。。ciaoyou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