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ps Stranger

【伏八】童话之三 寂寞王子

雕花花:

伏见是寂寞王子,八田是燕子


————————————




那是唯有诗歌与甜梦才能到达的地方,暖风往南在吹,羽毛上印满了鲜花与藤蔓的鸟群跟着风在追。


 


传闻这个国家的伏见猿比古王子在某一天突然变成了黄金像,就在最高的高塔顶,日出与日落的地方,冷漠而又不耐的看着这个终日喧哗热闹的广场。黑色的荆棘从塔底缓缓的攀爬而上,没有人知道这些暗夜里的小人是何时出现,他们如同恶毒的锁链囚困住王子的双腿,在湿冷的夜风中传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远道而来的魔法师大人说,那是因为王子受到了诅咒,为他犯下的名为寂寞的重罪。诅咒从他叹息的那一刻就已开始,直到他的身体被雨水与烈日腐蚀成灰烬的那一刻才会停止。他没有死,可他又如同死亡,他的心被埋葬在密不透风的黑暗之中,这并不是诅咒的错,而是他自己将那颗心一日日囚禁的结果。但让王子复原的方法也不是没有……


 


“啊?听起来超级麻烦的,就这样吧,他自己也懒得动一动的啦。”


 


国王这么说完之后,整个国家的少女们都陷入了哭泣之中,毕竟那是每一位少女都偷偷迷恋着的猿比古王子,他多好看啊,眼睛像宝石头发像海,她们红着眼睛四处寻找着解除诅咒的方法,可是魔法师大人早已为了拯救他亲爱的火焰之王而匆匆离开,没有人知道他又去了哪里。


 


对,没有人。


 


唯有黑夜中一道狭长的影子,划破落日的那一线红芒飞回了高塔,他停落在猿比古化为黄金的食指上,长长的叹了口气。能听见他叹气,真的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你是在吹口哨么美咲?”


 


这是猿比古特有的嘲讽语气,没错,猿比古可以说话,只是因为心脏被金像包裹,他的声音很微小,必须很努力的去听才会听得见。臣民们太过吵闹,他们的耳朵总是笨得要命,长时间不使用就变成了硬邦邦的冻水饺,这个国家里到处都是长着水饺耳朵喜欢自说自话的家伙。八田红着脸吧唧一声恶狠狠的坐在了金像的脑门上,“闭嘴啦混蛋!你以为是谁惹来的麻烦!”


 


“没人拜托你帮忙。”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放心好了,复原的方法那个魔法师已经告诉我了,虽然的确是有点麻烦,但试一试也不是不可以。”


 


“……”


 


“喂!说点什么给我打打气也好啊!比如‘太帅了八田鸦’‘好期待到底是什么魔法’之类的。”


 


“明明只是只燕子。”


 


“……杀了你哦!”


 


“好了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勉强听听吧。”


 


“嘻嘻,总算是感兴趣了对吧。”八田扑棱了下翅膀说道:“那个魔法师说王子因寂寞而被诅咒,能破解诅咒的就只有能让王子不再寂寞的感情。呐~城里似乎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你,肯定能找到的啦。不过这儿太高了,人类估计没办法上来,不过魔法师教给了我把情话变成漂亮珠宝的魔法,我可以让她们把感情放在话语里带给你。”


 


“啧,无聊。”


 


“哪里无聊了!这可是为了救你就别抱怨了,要飞来飞去的可是我耶,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就好,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就叫我的名字吧。”


 


“……”


 


“好了,我走了!”


 


话说完,他便如来时那般在风中一划飞远了。高塔上的黄金像被笼罩在薄薄的夜色中,脚下的荆棘快活的攀爬着,许久,他似乎小声说了一句什么,在那空荡荡的身体里久久不停的回响。


 


 


 


八田是只燕子,他讨厌人类,但是对猿比古除外;他很勇敢,但是对女孩子除外。


 


“那……那个……咒语,咒语……是……”


 


“咦,快看啊,是燕子,燕子在说话呢!好稀奇!”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围聚起来,她们有着漂亮脸蛋,身上洒着好闻的香水,眼睛亮闪闪的把八田围在中间。这真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毕竟可怜的小八田并没有学会和女孩子交流的方法害羞到连翅膀都快要燃烧起来,他支支吾吾了一会,最终还是认命般的逃回了天空。


 


第二十七次,八田美咲,与女孩子对话失败。


 


“该死啊!再怎么下去要怎么救猴子!”八田在空中懊恼的打着滚,他对自己生气,又在为猿比古着急。人类都很无聊,可是猿比古不一样,虽然他性格很奇怪但却是个厉害的不得了的家伙,他们的相识要是认真往回说的话那真是一部长的吓人的历史,至少对于八田燕子的生命来说,已经长到了无比重要的地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谁记得呢,只是风在吹,燕子在飞,翅膀上印着花朵的羽毛掉下去,被高塔上的人正好接住,“那就送给你好了”,落在高塔顶的八田这么说。


 


“这不是小八田么?在干什么?”


 


气急败坏的模样被人看到这让八田觉得很不好意思,他在空中又漂亮了飞了个回旋这才回答道:“我,我在思考!喂,你知道么,怎么和女孩子说话?”


 


“我为什么要和人类说话,我只是风啊。说起来,现在你不是应该追着我往南飞么,还停留在这里干什么小八田,冬天要来了呢。”


 


“不行,我还要再等等,等帮猿比古破解了诅咒我再去追你,等着吧,我可是飞的超快的。”八田又在空中转了转,问道:“对了,这样好了!你来帮我念咒语吧,只要在女孩子们说出情话的时候念完咒语就可以了,这样就能救到猿比古了!”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是小八田拜托的,我就帮帮忙吧。不过我还要去南方,我帮你告诉城里的钟塔吧,他会在每一次敲钟的时候念一次咒语。”


 


“太棒了,这样也行!”


 


 


 


每一次钟响,八田都会衔着许许多多的珠宝回来,按八田说的,那些都是藏着女孩子们感情的话语,因钟塔念出的咒语而变成的饰品。它们被堆放在猿比古的脚边,真的是非常漂亮,五颜六色的,八田也很喜欢,他从没见过这么多亮闪闪的东西,那些话语有多漂亮,变成的珠宝就有多漂亮,虽然人类的耳朵都不怎么管用,可他们的嘴巴倒是真了不起。


 


“这么多的感情,总有一天能多到让你不再寂寞的。”八田干劲满满的说道。


 


“这些东西里面的声音,吵死了。”


 


对于猿比古的任性八田也很无奈,“没办法啊,再多少忍耐一下吧,等过一段日子诅咒解除了就好了。”


 


“我有美咲就可以了,诅咒什么根本无所谓。”


 


“说,说什么呢混蛋!”八田害羞了,他遮掩般的扑棱着翅膀,道:“总而言之,我会帮你破除诅咒的。”


 


“那是因为美咲不了解人类。”


 


“什么意思?”


 


“解释起来有点无聊,毕竟人类都挺无聊的。”说到这他有些无趣的停顿了一下,“美咲的期待度太高了,对于那些莫名其妙的家伙,说什么包含在话语里的感情,如果真有那些东西,他们也用不着相互欺骗了。”


 


他也曾住在那栋城堡里,踩着镶着钻石的鞋跟,戴着装饰了精致羽毛的胸针手套。人们对他行礼,深深的弯着腰,他看不见他们的脸,只能看见那些快掉光了头发的脑袋瓢。那些人在说什么呢,他又说了些什么呢,啧,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别人不管说什么他都懒得相信,而自己无论说什么也不会有人认真去听。他们只会说,“您说的对,尊敬的殿下。”


 


人类的话语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会相信这个美咲实在是天真的要命。


 


“说得好像你自己就不是人类似的。”八田低声嘀咕了一句。


 


“还没发现么?”


 


“发现什么?”


 


“理论上而言,这些放在高塔上的珠宝不会引来窃贼,更何况高塔下也有守卫的士兵,可在没有任何因素接触的作用下,这些珠宝的数量却在减少。或者准确一点来说,这些珠宝正在慢慢消失。”


 


“怎么可能!?该死的,开什么玩笑!”


 


这消息让八田有些难以接受,明明只差一点点了,只要这些包含感情的珠宝再多一些就可以把猿比古从寂寞中解救出来了!他扑进珠宝堆里,瞪大了眼睛,看着不久前他带回来的那颗漂亮的红水晶耳坠缓缓暗淡,变成了一堆毫无光泽的粉末,风一吹便消失不见了。


 


他愣住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位魔法师应该并没有和你说清楚,可能这些珠宝的形态是靠它们所包含的感情来维持,当话语里的感情消失,这些珠宝也就消失了。这没什么奇怪的,冲动时人们还会说出‘永远’的承诺,但那些话的时效往往也就是一眨眼。”


 


猿比古依旧是那般提不起劲头的声音,就好像陈述着的不过是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实,这种结局在他变为黄金像的那一刻他就猜到了,并无意外,只是八田说着想要试一试时那家伙一脸兴奋的样子让他也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好奇。


 


不过,也终究只是一点好奇罢了。


 


“可恶!不要紧!”八田依旧不肯放弃,“只要快一点,在这些珠宝消失之前我再多拿一些过来就可以了!总会有办法的!”


 


从那之后八田便不再休息了,他的翅膀挥舞的比风还要疾,像黑色的闪电一样飞速来往于少女与高塔之间。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无法阻止堆积在高塔上的珠宝一日日减少,甚至有时候,那些话语刚刚落下还没来得及接住,就被吹散了。


 


原来是这么脆弱么,人类所说出的那些喜欢。


 


“别管那些家伙了,我不需要什么感情。”


 


猿比古冷冰冰的说道:“暖风已经吹过了,你再不去追是想被冻死在这里么?”


 


“可是猿比古你——”


 


“我又不是美咲,不过只是寒冬而已,”猿比古打断他道:“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你这家伙是想吵架么!——等等!猿比古……你,你金像上的王冠呢?!”


 


八田这几天飞得太累了都没有注意,直到今天如往常一般示威式的踩在猿比古的脑袋上才发现,它平时用来落脚的王冠,不见了。王冠是金像的一部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让他不由得慌乱起来。


 


伏见略微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不记得了,反正挺难看的。”


 


八田咽了口唾沫,他知道这种状况很不对劲,猿比古一定知道些什么,可这家伙却不肯说出来。他觉得害怕了,焦急的快要哭出来,等他发现金像上那些不明显的斑驳缺损时,吓得连声音都变了调,“不是王冠!是……是金像!金像在消失!”是因为诅咒么,还是因为钟塔的魔法?八田无法确定,但他却无法克制的恐慌着:“怎么办……再这么下去,猿比古会死的!”


 


“无所谓,本来就与你无关,你还是老实的往南飞吧。”


 


早就知道会这样,只有八田这种笨蛋才会傻乎乎的相信,为了一点点希望就拼命努力,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他记得那天,印满了鲜花和藤蔓的羽毛落下来,带着三月暖风特有水汽。或许真的是被诅咒弄坏了脑袋,才会觉得认识这个吵闹的要命的家伙,会是一种庆幸。


 


“不要!我才不要这样!”


 


八田喜欢猿比古,比所有人都喜欢。他知道那是个性格古怪的家伙,但却又是这世界上最最厉害的家伙。明明是个温柔的人,会和他说话,等待他的每一次南飞,每次在高塔上看他遥遥的望着不知名的方向,就会莫名觉得难受,其实在那个时候就该要说出来的。


 


他冲着猿比古大喊,他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燕子也可以发出那么吓人的声音:


 


“我想要你好好的,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南方,我想和你在一起!”


 


 


 


咚——


 


远处的钟塔传来沉重的响声,稀薄的晨光在这一刻如同庆祝般爆发出绚烂的橘红色光芒。


 


 


 


听见了么,那些荆棘凋落的声音。


 


 


 


“嗯?王子的黄金像被偷走了?啊……还真有人能爬这么高啊。”国王在王座上懒洋洋的感叹道。


 


跪在座下的侍从犹豫了一会,但最终只是沉默着垂下了头——


 


在那个早晨,钟塔声如同圣歌的早晨,他亲眼看见有两只燕子从高塔里飞了出来,它们扇动着印满了藤蔓与花朵的羽毛,追着暖风,相伴着往南飞去。那时候晨光正亮,他看的很清楚,有一只燕子的脚上似乎还戴着什么宝石,在闪闪的发着光。


 


 


应该没有禀告的必要吧。他想。


 


毕竟总不可能是燕子,偷走了黄金像。


 


——END










高潮的地方我没有爽到,估计以后还会改。烦躁成这样我都没有BE说明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人性。


比较习惯叫伏见,但是因为有他爹在,就还是改叫猿比古了。

评论
热度(51)
  1. 。。。雕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雕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