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ps Stranger

【K/猿美】Go Home

雷 光 蜂 巢:

晚了很久又写得这么烂真的对不起。・゚(゚⊃ω⊂゚)゚・。原谅我。・゚(゚⊃ω⊂゚)゚・。猿美♀小黄文明天更。

【Fan】姑娘所点性转猿美婚后生活+小小猿美,其实这个在大纲里本来是准备当百分之一番外来写的,所以我以提前写番外的心情来写了对不起……但不看百分之一看这篇也没问题。

时间线是百分之一结局后(虽然还没写到)十年左右,少许剧透风味,恳请各位以包容的眼光看待。

含有性别转换、自创角色(孩子)、角色性格崩坏、角色之间的婚姻生活,以及剧情完全是毫无波澜起伏的无聊流水账等可能令您感到不适的内容,请确认自己能够接受后再继续阅读。


Go Home


“为什么不跟我说。”

直视着自己的长子、满脸不悦地伏见猿比古轻啧了声。和他除了眼睛颜色不同外有八九分相似的伏见光古扭过头,显然是一副拒绝配合的模样。目前念小四,按理说正是男孩子最爱撒娇玩闹恶作剧的时候,光谷却意外早熟又懂事,总是安静在家看书、照顾妹妹美纱子,按理说没什么会惹大人生气的地方。

“……不想说。”

“你觉得这能成为理由吗?”

“…………”鼓起嘴不看伏见的光古,这时候才有点小孩子的感觉。

父子二人焦灼的沉默,跟着咔嚓开门声一起断裂了。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一高一低两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戴着围巾先走进客厅客厅的是八田。光古像受了莫大委屈似的跑到八田旁边。随手拍了拍光古的脑袋,八田问道:“怎么,父子吵架?”

依旧低着头的光古不肯说话,抓住了八田套头衫的下摆。从八田后面冒出来、头发扎成两束的美纱子一下子先扑进了伏见怀里。今年还没开始念小学、才五岁的末女美纱子,跟她哥哥不同,是个活泼好动、爱撒娇爱哭的小恶魔。单手抱起美纱子、另外一只手伏见将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八田:“就这个。”

接过纸的八田瞟了两眼,随后大而化之地笑起来:“什么吗,这种小事,猴子你心胸太狭窄啦!不就是那个、嗯……反抗期?这年纪的孩子都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在学校的样子,我听隔壁家太太说的。”

伏见的咂舌音都快穿破天花板了,八田也充耳不闻地走向厨房:“既然被发现了,光古你就让他去吧。反正带薪年假总有要用的时候。”

被丢掉的是教学参观日的通知。一年级是八田参加、二年级是伏见参加,三年级的时候光古就学会了丢掉老师要求给家长看的通知单,没想到升入四年级他还在这么做。

八田对于孩子的成长基本是放任主义,道德、常识、礼仪之类做人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教导清楚,成绩啦、社团活动啦、交友啦什么都无所谓。不过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八田极力克制对伏见说出“混蛋滚开”、“去死啊白痴”或者是“早漏野郎”之类的话,万一让小孩学会说脏话就糟糕了。而且万幸,伏见惹怒她的几率也正逐年变少,该说是年龄增长、人也相应学会了各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

在厨房里哼着歌做菜,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人的气息。八田没有停手,随口说:“猿比古?”

“……你知道是我啊。”

“光古才不会打扰我做饭,只会吃完帮忙收拾,美纱子又肯定吵吵嚷嚷的,除了你这个家还有谁啊。”

“是吗。”

“什么‘是吗’,莫名其妙的。所以,你到底要怎样。”

“明天光古的教学参观我会去。”

“哦,那还真是多谢了。正好明天我打工排了班,没时间去。”

“你也得一起去。”

“哈啊?我不是说了我有排班。”

“教学参观是上午对吧?等光古他们放学之后,一起去看房子。”

八田终于停下了手。

现在他们一家人所住的房子是sepcter 4所属的产业,说白了是广泛意义上的职工公寓。买下来的时候价格非常便宜,没工作几年的伏见也能承担。这间公寓设计为2LDK,家庭居住虽然没问题,但略显狭小。

“突然提起房子……我觉得这儿挺好的,又住习惯了。”

“美纱子总不能一直和光古住同个房间,这儿太小了。”

“但总觉得有点寂寞啊。毕竟、在这里也住了好几年了……”感慨似的说着,八田继续了手上的工作,“和你这家伙的孽缘也延续到现在,居然连孩子都有两个了,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还以为不是我哪天会打死你、就是你哪天会气死我呢。”

把半成品哗啦哗啦倒进锅里,油噼里啪啦炸开,抽油烟机呜呜运转,像随时都要爆炸的火药,八田穿着围裙、留长了的头发为方便扎成马尾,露出截小麦色颈子。她手腕还是那么细、与十年前并无不同,而她身边的人依旧是伏见,与十年前并无不同。伏见从眼前的光景得到了一种平静而日常的风味,于是忍不住看的出神了。他记忆中没有父母做料理的回忆,只记得被他一次又一次倒掉的保姆做的饭,和当年矮小、笨拙、粗线条的八田给他端上来的炒饭或者咖喱。味道说不上顶尖的好,当然也不算坏,他从食物里面品味出了种不可言喻的神妙滋味。

“你要是闲着就去摆餐具。今天弄得很简单,马上做好。”

突然地,伏见很想把系在八田脖子上围裙的带子解开。但他斟酌再三,还是选择了出去摆餐具。

世界上的事情是有多少难以预测、难以掌握的呢。

十四岁时伏见从未预料过他和八田会成为今天的样子。

青春年少、天空很蓝、生活无趣,他和八田真挚祈祷明日世界毁灭。

——世界、可千万不能毁灭啊。

二十八岁的伏见猿比古,(总在加班的)公务员、两个孩子的父亲,真心实意地期望着。

******

“我说、不穿裙子是不是不太好。”清晨八田爬起来站在衣橱前面,相当困扰地询问伏见的意见。八田本来就是个没什么女子力的类型,服装也是宽松休闲的为主,年纪稍微大了点、为了应对所谓大人的场合时才购置了少量连衣裙之类的东西。伏见早晨向来低血压,他摸索着从床头柜戴上眼镜,一言不发的走到八田身后搂住了八田。

“啧,不穿也无所谓吧。为什么要让其他家伙看美咲穿裙子的样子。”

“这可是关系到班级担任老师对我印象的问题诶!万一光古的新老师觉得我是个不好的家长该怎么办……”

升入四年级,光古班级的担任老师由以前的国语教师换成了新来的英文教师,八田和对方还没见过面。不过八田依旧记得四年前第一次参加教学参观的时候,穿着白T、短裤和球鞋的自己被问是不是光古的姐姐。那份屈辱感至今还保留在八田(这么多年根本没有成长的)胸中。当时还不像现在能沉住气的八田一不留神跑出了混混口吻辩驳说自己是光古的母亲,说实在配合八田的神情动作简直令人觉得她只是个不良少女。之后光古被担任教师找过去,满是担忧地安慰光古如果家里有什么不好的情况一定要向老师说。

八田坚决不想历史重演。

“那穿这个吧。”

伏见选的是件缀着蕾丝、打着荷叶边,以白色为主色调轻飘飘的连衣裙。当然,不可能是八田买的。

“臭猴子我说你根本没有认真选的意思吧!”

“不是的。”伏见叹了口气,“美咲只要保持美咲的样子就好。其他人的眼光,没有在意的必要吧?即使被人怀疑,那又不会改变你是光古和美纱子母亲的事实。”

“……猴子你……偶尔也能说点好话吗。”

“当然了,我可不是跟美咲一样的单细胞生物。”

“我又不是草履虫!今天早上别吃饭了吃香蕉吧你个猴山上的猴子!”

伏见家今天的清晨,一如往日从完全没有大人样的夫妇吵架开始。

******

“意外的父亲来参加的很多啊。”八田站在教室后面小声嘟囔着。

和她并肩而立的,是穿着sepcter 4制服的伏见。他刚才紧盯着授课老师五分钟,严肃得出了对方水平真差劲的结论。

“……不许看别的男人。”

“………………老师也是男的。”

“不许看。”

“那我看哪儿。”

“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美咲。”

“发什么疯,来教学参观我当然要看光古吧。别站我前面,个子太高你好碍事。”

结果连教学参观都在拌嘴中度过。

“走吧,光古。”结束授课后笑嘻嘻牵住光古手的八田看上去心情不错。

于是伏见牵着八田、八田牵着光古,三人以相当妨碍交通的方法走着。去幼稚园接上美纱子、四人共同去了伏见之前提到的房产。与现在住的公寓不同,是独院独栋,而且大概要还20年左右的贷款。

“怎么样、光古、美纱子,你们两个喜欢这里吗?如果新家是这里也不错吧!”八田向着两个孩子征询着意见。

美纱子还没有到对这些事情能发表合理建议的年龄,她支支吾吾地嘟起嘴巴,最后逃避问题的要求伏见举高高。而沉着过头的长子则是说出了令八田预料不到的发言。

“……不管住在哪里,只要一家人都在就好了吧。”

不太擅长表露情感的光古说完后满面通红的低下头。

下意识和伏见对视的八田,发现对方神情是出乎意料的柔和。揉了揉光古的头发,伏见话里带笑意地回复道是啊。

世界上的事情是有多少难以预测、难以掌握的呢。

十四岁的八田美咲从未预料过她和伏见会成为今天的样子。

青春年少、天空很蓝、生活无趣,她和伏见真挚祈祷明日世界毁灭。

然而孩子不知不觉的成长、自己不知不觉的成熟、幸福不知不觉的扩大,如同滚雪球般将微小而甜美的琐事越积越多,填满了整个心房。

——世界,可千万不能毁灭啊。

二十八岁的八田美咲,(总被解雇的)打工人士、两个孩子的母亲,真心实意的期盼着。

******

你往哪里去,我便也往哪去;你住在哪里,我便也住在哪里;你的国便是我的国,你的神便是我的神。无论境遇好坏,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病弱,誓言爱与忠诚,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评论(1)
热度(35)
  1. 。。。野 火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